Que Sera, Sera(ง •̀_•́)ง

【德哈】平凡一生

私设有ooc也有
一切属于滚石女士
我只拥有对秃董的爱
题目来自毛不易-借

———————————————

从盥洗室跑了出来的哈利大声喘息着。不知是紧张畏惧还是单纯源于奔跑。

即使经历了那么多次的命悬一线,目睹了远多于同龄人的死亡。哈利还是不得不承认,他从来没有直面过鲜血好像是源源不断地从一个人的身体里涌出来。他有十足的理由去怀疑,马尔福可能已经死在了自己的神峰无影之下。

甚至已经没有办法回忆争执是如何开始的。失去理智就在一瞬间,接着是魔咒闪烁疯狂地甩向濒于崩溃边缘的彼此。像是两个溺水的人相互抱紧奋力挣扎却只是沉得更深,也像是负重已久的骆驼终于迎来了那最后一根稻草。

哈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几乎是下意识的对马尔福使用该是对敌人使用的神锋无影。马尔福是他的敌人吗?他并不这样觉得。
马尔福只是一个被惯坏了的胆小鬼。
无伤大雅的装腔作势,隔三差五的挑衅滋事,和那句蠢的可爱的“我会告诉我爸爸”。而哈利其实有点羡慕这样的马尔福,但他不能说,因为他是肩负责任的救世主而不能是一个可以偶尔任性的小孩。
这样的一个任性小孩又怎么会真的是自己的敌人呢。
如果不是处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局中,自己和马尔福是有可能成为朋友的吧。可不管怎么想现在存在的只有一年级时说不上后悔但总是有遗憾的没有握住的手。

哈利不能接受一切变成现在的样子,可他只能告诉自己去习惯。就像习惯佩妮姨妈家的碗柜、习惯同学们捕风捉影的怀疑排挤、习惯人们看到闪电标记后明目张胆的窥视与非议。

关于为什么会是自己这个问题已经在脑海里出现过太多遍以致于现在根本不会再去思考。
可是今天又一次的,哈利这样问了自己。为什么呢?就因为那个愚蠢的预言吗?在一些时候他也要承认自己是有接着想过,为什么不是纳威呢?这种隐秘的小心思没有办法说给任何一个人听。

其实说到底这个问题根本不会有答案,哈利自己没办法给自己答案其他人也不行。他想要的从始至终都只是可以简单到被描述为,这个人一生就这样过去一切都很好的平凡一生。

但是不行。

哈利不知道战争什么时候会结束,他能做的是一天一天坚持活着,倒说不上消极。只是面对了太久根本看不到的明天实在是有些倦怠。而现在他只想回到寝室躺到床上闭上眼睛,他想抱抱自己。


———————————————

本来是打算根据类似“哈利用除你武器打败了伏地魔,但他却把神峰无影甩向了马尔福”这样的虐梗写一个小故事。
遗憾的是写故事废我本人又一次写成了这种奇奇怪怪的人物心理orz
算了算了就当是给之前拽哥写的心路历程配了一篇疤头篇好了。
不过写到最后不知道算不算德哈,但还是私心德哈占tag删。
写着写着忽然想到了毛不易的借,很好听,题目也是从这里来的喜欢可以去听一下哦。

感谢阅读。










【德哈】英雄故事 小短文一发完

私设如山,ooc我本人,小学生文笔

主要人物死亡预警,BE

一切归罗琳所有我仅拥有对秃董的爱



--------正文---------


一切似乎都在一夜之间发生了改变,那个人的归来让整个魔法界变得人心惶惶而不知如何自处。这种改变对于Draco也同样适用。


在这之前Draco本以为,生活同过去的几年不会有什么不同,装腔作势的和该死的救世主Potter针锋相对,来维系死对头名号下仅有的关联;或假或真的冷嘲热讽,以掩埋自己不知源起何处的隐秘的爱。

这份爱他也没指望能被Potter接受。毕竟一切的结局好像是在两个人出生时就已经注定,一个是象征光明与希望的救世主,一个是出身斯莱特林的食死徒之子。一切都是注定的,注定的是人物关系向着对立与敌视的必然性。而他能做的只是扮演好大家所期待的死对头的戏码。


可是一切都变的太突然,魔药课上的故意挑衅好像还是昨天,上一场魁地奇的追逐也还在眼前。可是一切因为那个人的复活变得完全不同。


父亲的狂热和母亲的担忧让他有了太多的顾忌,家人的羁绊和自幼以来对父亲的崇拜让他在这场对弈中的立场变的格外尴尬。但Draco没想到的是,在真正做出选择的那一刻,之前的犹豫似乎是多余的。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同意了邓布利多的建议,成为了一个卧底,自此选择了站在光明与黑暗之间模糊了自己的边界。

在生死边缘挣扎的时候,在心力交瘁想要放弃一了百了的时候,支撑他坚持下去的理由,是在一切结束之后圣人Potter知晓一切后惊讶的蠢脸,这样的Potter会对自己说些什么呢,是为自己的鲁莽与误解道歉还是因歉意而憋红了脸却不知如何开口?这些想想都让人愉悦。


遗憾的是,Draco并没有等到那一天。


他对Potter的爱本没指望谁能理解,甚至他自己也无法理解。或是疏忽或事天意,他刻意为之的失误、有意放出的信息被那个人所察觉。接着便是他不设防的走进了那个人设计好的圈套里。


将死的时候,Draco想着,自己的死可能会成为一个英雄故事,这故事会流传的很远,会被写进书里,甚至被编进《霍格沃兹 一段校史》中,传到Potter的手上,那个生来肩负使命的救世主最后不得不正视他,不禁在回忆时想到他的死和他是有关系的,即使仅是有着细细一根纤毫的关系,他也脱不了那关系。一年级时,那双没能握住的手,就是他十七岁一生的全部情史。你骂我卑鄙无耻?可最终为你送命的人是我。


-THE  END-

-----------------

结尾处的内容灵感来自《芳华》。

感谢阅读。

 


彩泥捏的我拽和疤头
我爱他们
( ง⁼̴̀ω⁼̴́)ง⁼³₌₃

手癌晚期涂了一只戴涵涵
不像的话见谅_(:⁍」∠)_ @

终于下雪了
堆了一只雪人基( ง⁼̴̀ω⁼̴́)ง⁼³₌₃